<var id="nfbvx"></var><ins id="nfbvx"></ins>
<var id="nfbvx"><video id="nfbvx"></video></var>
<var id="nfbvx"><span id="nfbvx"><menuitem id="nfbvx"></menuitem></span></var>
<cite id="nfbvx"><video id="nfbvx"><menuitem id="nfbvx"></menuitem></video></cite>
<cite id="nfbvx"></cite>
<cite id="nfbvx"></cite>
<var id="nfbvx"></var>
<var id="nfbvx"></var>
<var id="nfbvx"></var>

最新公告:

跟秋天告个别【2020-10-23】

凉风至,寒露生,愿温暖!...【2020-10-08】

月满人齐全,家国两团圆...【2020-10-01】

秋冬冗长 你我皆好...【2020-09-22】

十年树木 百年树人...【2020-09-10】

今日白露【2020-09-07】

福利,我们的淘宝直播开...【2020-09-02】

七夕快乐【2020-08-25】

处暑【2020-08-22】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新闻

广州日报文化达人 傅庆军 押花画长留易逝之美

发布日期:2012-04-09   发布人:

        

         军医、经济师、押花画工艺师——傅庆军,在迄今57年的人生中不停跨界,每一行都做得风生水起。自从21年前接触到押花画,她就开始走上了一 条“不归路”。 市场不好,她睡不着觉,“当初只是爱好,没想到会这么苦。”其间,家人也不时劝她放弃,但她不服输地以为:“这东西落到我肩上,就一定要 完成。”她把押花画从西方引入中国,并创造了中式押花画。入行以来,她看到了进步,看到了市场的接受度在增加,“慢慢让我看到了光明,就像挖井取水,要是 没有前面的努力,怎么会有最后那一锄?”    

  策划:刘亦凡

  撰文:本报记者 曾俊

  图为受访者提供作品

  改行 厌倦了朝九晚五的生活

  36岁的她打心底里要干一番大事业,不能这么混一辈子

   傅庆军最早接触押花画是在1991年。当时,在一次小型家庭聚会上,她的阿姨、时任华南农业大学的园艺系副教授梁承愈带来了用花制作的几十幅作品,傅庆 军对此一见钟情,并纳闷着:这么漂亮的东西为什么得不到欣赏?随后,她便自己摸索着学习押花画,然而过了没多久,她竟辞掉在进出口公司的铁饭碗,一心投入 押花画的创作,这个举动让周围人大跌眼镜。

  实际上,傅庆军从小就喜欢手工,只要一瞄到小东西就心痒手痒,想去摆弄一下。以前,她经常会 站在泰康路一个编竹篾的门口,默默看上一下午,回来后自己准备一些材料,也能制作出竹篓、簸箕等旧时的物件。傅庆军还曾立志要考工艺美术院校,但却误打误 撞进了第一军医大学。同时,她也说,在公司干得并不快乐,厌烦了朝九晚五的生活,36岁的她打心底里要干一番大事业,不能这么混一辈子。

  技术 绝不止植物标本这么简单

  植物标本过不久就会变色,而押花画一般可保存20年,画面造型也蕴含着艺术家的创作

   许多人都听说过押花画,都是一知半解。有的或许会不屑:这个和我们小学的手工课一样的,就是做植物标本!从某种意义上来看,这个说法并没有错。这门“拈 花惹草”的艺术,就是选取新鲜花草等植物,脱水后,依其天然形态、纹脉、色泽,粘贴成各种图案画面,然后真空覆膜或密封等处理,以保持其真实的质感和防腐 防污,最后制成画或各种工艺品。

  然而,押花画又绝不仅仅是植物处理。植物标本过不久就会变色,而押花画一般可以保存20年。而画面造型 也蕴含着艺术家独特的创作构思,同样一组花材,在不同的人手上能组合成千变万化的画面。傅庆军说,自己想重复都不行,“一个细节不对,整体就有区别。”据 介绍,傅庆军与人合作的《秋游图》长达5.8米,宽38厘米,使用了209种不同类型的植物,里面的人物、动物加起来多达222个,创造了吉尼斯纪录。

  遗憾 未能超越十余年前佳作

  一件押花画进入市场,即使是精品,影响力也是有限的。如果做一万件打出去,效果肯定会非常不同

  押花画将凄冷的落红收进纸上,无疑是将一种自然的、易逝的美永远存留了起来。它非常容易与其他工艺结合,屏风、镜子、包、钥匙扣等能无孔不入。下海早期,傅庆军做过上百种产品的尝试,但由于没有核心客户群,市场也就做不大。

   傅庆军经常会和广雕、广彩等古老民间艺术的著名艺人交流。但她很清楚,押花画作为一门“新”工艺,不能和已经深入人心的工艺一样进行小作坊经营,押花画 应该让更多的人知道它,认识它,“艺术不能束之高阁,成为自娱自乐的东西。一件押花画进入市场,即使是精品,它的影响力也是有限的。如果我做一万件打出 去,效果肯定会非常不同。”傅庆军认为,产品还是要分档次,几十元的到几千元的都有。

  不过,傅庆军亦承认,由于大部分精力都在营销和管 理上,妨碍了她在艺术上继续出佳作,“现在回头看十几年前的作品十分感慨,自己还没能超越。”她一直希望,等到不用再为公司生存发展考虑了,就要争取出更 多代表作,“也许会很快”。说到这个,她脸上竟然有一丝羞涩,可目光坚定。

  《仕女图》

 

  

1999昆明世博会金奖作品  

 

  

   对于押花画创作,傅庆军侃侃而谈,比如把一朵飞雁花侧平押,然后去掉两片花瓣就是一只湖面上的鹅;将牵牛花分开两半平押,将会出现一个喇叭、女人的裙 摆、一只孔雀的颈部;把两片非洲菊瓣搭配在一起,整体看上去就是一只海鸥,用于湖面就是飞鸟,用于山峦间就是一只白鹭……有人曾评价:颇有中国写意画水墨 交融、酣畅淋漓的效果。

  入行21年,最令傅庆军难忘的莫过于获得昆明世博会金奖的《1999欢聚在昆明》(左图)。这幅 押花画长1米、宽80厘米,整幅画里包含56个民族的舞者。当时这些花不是简单地拼凑上去的,而是在独立的纸板上将各个舞者的形态粘贴好,最后再在大图中 摆放,有时一个人的某个动作,就得改动四五遍。

  知多D

  中式押花画不用笔墨

  押花工艺最早出现在19 世纪的英国,当时还是贵族小姐将凋零的花瓣做成花的画,没有人物、风景画等。随后到20世纪70年代在日本繁盛,但是直到20世纪90年代初,在中国也只 是起步阶段。主要以粘、拼、剪三大主要技法来体现。而国外也有很多押花画的流派,而理论上把它确定下来,还没人去做。

  中式押花画不用笔墨和其他非植物类材料,讲究意境、内涵和线条,色彩淡雅。西式押花画类似油画风格,鲜艳丰富,注重体现图案色彩和花卉本身,画面拼贴致密,也常用笔描绘一些物件,画纸常有粉彩底色,把画面衬托得典雅高贵。

 

媒体网站原文:gzdaily.dayoo.com/html/2012-04/09/content_1665968.htm

上一篇:真朴苑九月强势出击广州家具展 下一篇:重阳节,真朴苑押花画延续传统自然绿色低碳生活价值观
日本AV区中文字